胡捷
教育背景:
博士學位:西北大學凱洛格管理學院金融學, 1993
碩士學位:芝加哥大學物理學, 1987
學士學位: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物理學, 1985
研究領域:

金融科技、金融機構與金融市場。


胡捷 : 【南方都市報】目前網絡互助計劃仍存在很多風險點

7月9日,《南方都市報》發布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實踐教授胡捷的采訪報道,他指出,目前網絡互助計劃仍存在很多風險點,需要專業化的運作及完善的法律文件約束。

相互寶回應分攤金額倍增:成員總數增加致重疾發生率趨于平均值

“好多(救助成員)剛剛過90天就確診的,太假了”、“六月總計(救助成員)260多人,七月單一期就有287人,這個增長趨勢,官方不出來給我們科普一波”……近日,多位用戶在相互寶貼吧及微博留言評論,對相互寶提出質疑。

南都記者注意到,7月7日,7月第1期相互寶大病互助計劃救助成員名單出爐,名單顯示:待幫助成員共287人,分攤人數7323.4萬人,人均分攤金額0.94元。相較6月第1期數據,7月第1期被救助成員及人均分攤金額約為6月第1期的3倍。

對于該質疑,相互寶向南都記者回應稱,相互寶的每一個互助案件,都會由專業的調查機構進行嚴格的實地調查。調查內容包括申請人疾病和就醫情況、申請人既往就醫紀錄,確保用戶符合相互寶《健康要求》和互助條件。調查完成后,相互寶會對互助案件進行復審、終審。

救助人數分攤金額成倍劇增

2018年10月16日,螞蟻金服聯合信美相互推出“相互保”,該產品因宣稱“0元加入,最高享受30萬元保障”,一經發布便迅速走紅。數據顯示,該產品10天內加入人數便超1000萬,日均百萬級增量,甚至打破了當年余額寶一個月用戶破千萬的記錄。

2018年11月27日,螞蟻金服稱,信美相互被監管部門約談并指出其涉嫌違規,因此信美相互不能以“相互寶大病互助計劃”的名義繼續銷售《信美人壽相互保險社相互保團體重癥疾病保險》。“相互保”升級為“相互寶”,定位為一款基于互聯網的互助計劃,暫不升級的成員,仍按原計劃獲得保險保障。

5個月后,相互保違規行為正式被定性。2019年4月12日,銀保監開出罰單直指信美相互存在兩項違法,一是未按照規定使用經批準或者備案的保險條款、保險費率。二是信美人壽在“相互保”業務中向保險消費者傳達“相互保”產品依法合規的錯誤信息,以及第一年參與成員分攤金額僅需一兩百元的誤導信息。

值得關注的是,變更為網絡互助計劃后,相互寶正式脫離保險屬性,由原相互保“保障金+管理費”模式變更為“互助金+管理費”模式。

南都記者注意到,自2018年12月至今,相互寶前12期救助人數、分攤金額均較為穩定。

如2018年12月第1期幫助1人,需均攤總額330000元,均攤成員數1131萬人,人均分攤0.03元。2018年12月第2期幫助0人,無需分攤金額;2019年1月第1期幫助成員3人,均攤總額990000元,人均分攤0.14元。2019年1月第2期幫助成員3人,均攤總額990000元,人均分攤0.16元;2019年2月第1期幫助成員0人,無需分攤金額。2019年2月第2期幫助成員3人,均攤總額770000元,人均分攤0.14元;2019年3月兩期共幫助成員3人,分攤金額共計0.21元;2019年4月兩期共幫助成員5人,分攤金額共計0.38元;2019年5月兩期共幫助了35人,分攤金額共計0.32元。

而到了2019年6月第1期,該期幫助成員數劇增至100人,分攤成員數6718萬人,人均實際分攤0.33元。6月第2期,幫助成員數達150人,分攤成員數7022萬人,人均實際分攤0.51元。

此外,最新一期救助成員名單顯示,2019年7月第1期中,待幫助成員共287人,分攤人數7323.4萬人,人均分攤金額0.94元。

南都記者計算,相較6月第1期數據,7月第1期被救助成員人數及人均分攤金額約為6月第1期的3倍。

被質疑有成員“帶病加入”

針對救助人數、分攤金額成倍劇增這一情況,已有不少相互寶成員提出質疑。

其中,一用戶在相互寶官方微博中評論稱,“為什么一個月比一個月多,還不是多一點點,是不是審核機制有漏洞,讓別人有可乘之機,而且有些剛過等待期就患病了,如果再這樣下去,相互寶還能走多遠,希望捐助的錢都能到真正需要的人手里,不要讓老鼠屎壞了一鍋粥。”

另外,一成員發表微博評論稱,“7000多萬人的相互寶,每期需要幫助的人肯定會成倍增長,很多都是剛剛過了等待期就查出來病,在一定基數里這種情況肯定是會存在,但是翻看了很多人的記錄全都是過了公示就犯病,這會讓人覺得這本身是帶病投保,甚至或許讓人感覺這是騙保。”

南都記者根據百度貼吧、新浪微博等平臺相關質疑梳理發現,目前相互寶成員質疑點主要集中在:救助人數、分攤金額為何會在近期劇增,為何會出現多個成員一過90天等待期就立即被查出患病情況,且患病者集中為甲狀腺癌患者,其中是否存在有成員帶病加入等?

相互寶稱每一起互助均反復審核

針對前述相互寶成員提出的質疑,以及相互寶準入門檻、救助審核標準等,相互寶官方向南都記者回應稱,相互寶的每一個互助案件,都會由專業的調查機構進行嚴格的實地調查。調查內容包括申請人疾病和就醫情況、申請人既往就醫紀錄,確保用戶符合相互寶《健康要求》和互助條件。調查完成后,相互寶會對互助案件進行復審、終審。

為何相互寶新一期公示的救助人數會增加?

相互寶方面表示,由于相互寶的總人數在不斷增加,會導致患病成員人數增加。此外,用戶加入相互寶后有3個月的等待期。等待期內患上重疾是不符合救助規則的,所以前期的救助人數會相對較少。等待期過后,符合救助規則的重疾成員數會變多。

相互寶稱,救助人數取決于有多少成員不幸患上重疾,這一點不受任何外力影響。隨著成員總數的增加,大數法則開始發揮作用,相互寶成員的重疾發生率會開始接近社會平均水平。不過,由于相互寶成員結構更年輕,它的重疾發病率會低于社會平均水平。

而對于為何會存在有用戶剛過等待期就患病的問題,相互寶方面強調,《2018年全球癌癥統計數據》顯示,中國每天有1萬多人確診癌癥,相當于每分鐘就有7個人確診癌癥。目前相互寶成員7600多萬,基數龐大,因此會存在成員剛過等待期就患上重疾的概率。

至于是否存在成員質疑的“帶病加入”情況,一相互寶內部工作人員稱,作為一個七八千萬人參與的計劃,不可能百分百沒有,但絕對是極少數。相互寶有完善的準入、調查和審核機制,防止帶病加入情況的發生。成員申請互助后,相互寶會對其情況做全面調查。若發現成員加入前就存在不符合健康要求的情況,相互寶會嚴格按照互助規則不給予其互助金。

監管層曾提示互助計劃風險

截至發稿前,南都記者注意到,相互寶加入人數并無明顯減少跡象。

北京大數據研究院保險大數據中心主任趙占波在接受南都記者采訪時表示,網絡互助計劃最大的特點是去中心化,可降低客戶的成本。不過,在大大降低用戶成本的同時,網絡互助計劃如何保證運作過程是否透明、中間平臺收取管理費用途是否透明、參與者是否會存在逆向選擇行為、網絡互助理賠等方面仍然存在諸多風險點。

同時,中央財經大學中國精算研究院金融科技中心副主任陳輝指出,網絡互助不會改變癌癥發生率,因此每年分攤的金額會逐步趨向于保險的成本。長久以往互助人群中健康體會選擇退出,次健體會選擇繼續留下,這樣疾病發生率會進一步上升,會進入一個惡性循環的狀態。而這也就是互助和保險的差異,保險是根據每一個個體進行定價,但互助是靠大家分攤。

陳輝強調,互助是一種沒有約束的后付費分攤機制,沒有償付的保障,一定會存在有一天運行不下去的風險,因為隨著老齡化以及大眾保險意識的增強,更多的人會選擇保險。保險本來就是為了預防不確定性風險的,消費者不喜歡用一種不確定的費用來抵御這種風險,因此互助的存在一定是暫時的。

此外,上海高級金融學院實踐教授胡捷告訴南都記者,目前網絡互助計劃仍存在很多風險點,需要專業化的運作及完善的法律文件約束。他指出,“糾紛頻現,追根到底是其機制不完善、運作不成熟、規則細化不夠的問題。目前很多‘外行’在介入這個行業,我們需要更多的專業人士,在利用新技術的同時,很多方面不要重新發明輪子。”

事實上,監管層也曾提示風險。2015年10月,原保監會發布關于“互助計劃”等類保險活動的風險提示稱,發現一些以“××互助”、“××聯盟”等為名的非保險機構基于網絡平臺推出多種與相互保險形式類似的“互助計劃”,主要集中在意外互助和重大疾病互助等領域。部分“互助計劃”借助保險名義進行宣傳,極易造成保險消費者將其與保險產品混淆。

原保監會指出,部分“互助計劃”經營主體借保險尤其是借相互保險名義進行公開宣傳、銷售,存在諸多潛在風險。現有“互助計劃”經營主體沒有納入保險監管范疇,部分經營主體的業務模式存在不可持續性,相關承諾履行和資金安全難以有效保障,且個人信息保密機制不完善,容易引發會員糾紛,蘊含一定潛在風險。




原文鏈接:https://m.mp.oeeee.com/a/BAAFRD000020190709179931.html?layer=2&share=chat&isndappinstalled=0
时时最稳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