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飛
教育背景:
博士學位:都柏林學院大學金融學, 2004
碩士學位:阿伯丁大學金融與投資學, 2000
學士學位:華南理工大學工業經濟學, 1994
研究領域:

行為金融,市場微觀結構,國際金融市場


吳飛 : 【FT中文網】家族企業擴張經營戰略的風險管理

8月14日,FT中文網發布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教授吳飛的觀點文章,他指出,家族企業管理通常追求的是,在規模不斷壯大的同時,期望“基業長青”,但實際上這兩個目標很難獲得平衡。

家族企業擴張經營戰略的風險管理

伴隨著改革開發40年,中國部分特點鮮明、行業優勢的民營家族企業已經成為中國經濟發展中舉足輕重的力量。這些企業通過資本市場壯大了自身實力,快速擴張發展是始終伴隨企業的一項重大戰略布局。

但是,當經濟發展的速度下降,快速擴張的公司的對外投資也爆發了各種風險。例如,上市公司貴人鳥,公司原先主營體育服裝行業,上市之后向體育行業大手筆轉型,包括斥資投入虎撲體育2.4億元、控股湖北杰之行3.83億元、投資了西班牙足球經濟業務公司(取得了部分球星亞洲地區的代言)1500萬歐元、并曾經計劃以27億元的兌價并購連鎖健身機構威爾士,在擴張轉型4年之后,企業并未找到真正的盈利點,反而在原先的體育服裝行業被安踏、李寧甩在身后,2018年底,貴人鳥不得不處置對外投資資產補血母公司,重新聚焦原有業務范圍。而公司目前的市值僅在30億元左右,較公司市值最高時期400億元相比,僅剩不足10%。同時,貴人鳥仍有4.85億股處于股權質押狀態,質押比例占總股本的77%,后續發展不容樂觀。

秀強股份原先主營玻璃業務,由于不看好主業后續發展,向幼教行業進行轉型,公司先后斥資近6億元收購了部分幼教機構,但是根據企業財報,2017年幼教版塊收入1.37億元,2018年為2.05億元,2018年公司全年虧損2.15億元,股票價格一路走低,市值從2017年初的110億元下降至目前的20億元。

根據從同花順進行的檢索數據,輸入關鍵詞“高出質人累計質押比例占總股本超過34%”,“轉型”,“民營企業”,共得到了139條數據。這說明民營企業處于轉型之中,通過股權質押形式對外融資,并有一定的控股權喪失風險的企業并不在少數。

這些現象的存在說明了一個問題,中國的家族企業在戰略布局的時候一旦失準,容易產生的風險,不僅影響企業正常經營,甚至會導致早期的企業發展結果歸零。

家族財富管理包括對家族的企業資本、金融資本和家族資本的綜合管理。家族企業是家族財富的來源,是其他兩項資本的基礎。家族企業的管理通常追求的是規模不斷壯大的同時“基業長青”。實際上,這兩個目標很難獲得平衡。比如說,根據總部設在巴黎的全球家族企業協會的統計,世界上最長壽的100家家族企業中,共同的特征除了大部分都是工匠型企業,從事的產業抗周期能力強以及有代代相傳的一門技術之外,另一個共同點就是規模不大。

采用擴張經營戰略的家族企業面臨的主要風險

那么,目前采用擴張經營戰略的家族企業主要面臨什么樣的風險呢?家族企業的擴張發展往往以對外投資的形式來進行,根據動因分為以下幾種情況:一是,協同效應:目的是和現有的實業布局打通,通過整體化的運營降低總經營成本,實現成本優勢。二是,增加份額:通過上下游的垂直資源整合與橫向的資源整合,占領更多的市場,實現規模優勢。三是,特定資源收購:一般是對于稀缺性的渠道或者事物資產的獲得。四是,分散與多元化:通過多種不同類型的投資去分散單一項目的投資風險。五是,市值管理:利用現有資產的市盈率,收購資產維持總體的公司價值。六是,國際化:為企業提供跨國的稅收優勢,以及產業鏈上下的比較優勢,通過比較優勢獲得相應的投資回報。

在發展之初,企業的愿景往往非常良好,但是很多時候投資后的發展以及資本市場上的公開反饋往往會與愿景發生偏差。

目前中國的家族企業在擴張經營中面臨到最大的風險是宏觀環境的變化導致的項目和融資風險。中國經濟在經歷高速發展后的增速下降,部分行業受到宏觀調控導致投資項目產生風險。近年來的供給側改革以及環保領域的監管對于投資基礎工業的民營企業會產生比較大的影響;教育機構的非盈利性要求則會對于早教的投資產生限制。

一般非上市民企通過各種民間融資渠道,上市企業會通過股票質押的方式進行融資擴張,不及預期的效益會造成商譽的減值與凈利潤的下滑。在2018年遇到金融去杠桿的時期,還有持續需要歸還融資的壓力。這些交織到一起的風險給民營企業帶來巨大的生存壓力。并進一步放大由于項目風險而對于民營企業的影響。

金盾股份上市之后重金收購了原有主營業務之外的資產,并通過質押的方式進行了其他投資,結果由于資金鏈的斷裂,原董事長墜樓身亡,后續留下了處理不完的爛攤子。

潛在風險形成的原因

企業轉型與擴張中,最令人擔憂的情況是沒有嚴謹的調查判斷而盲目進行,例如中國前些年的O2O,曾經被冠為“中國的新經濟”。大量資本在沒有看到這些商業模式真實盈利渠道的時候便紛紛涌入。這些新經濟模式的結局今天令人唏噓。共享單車還有天量押金等待退還。無數線上創業項目直接宣告破產與清盤,即使連京東和小米這樣的新經濟業態頭部企業,目前也沒有真正完成盈利,股票在資本市場跌幅很大。致使目前創業者反而在收割投資人的韭菜。這些現象給予我們的提示是,企業家在沒有真正看清一個項目背后真正的邏輯之前,轉型與擴張需要十分謹慎。

另外,中國民營企業的戰略布局往往是由企業家個人制定。在此時戰略決策非常容易因為企業家個人性興趣與喜好而改變。由于企業家在之前的領域取得了令人信服的成功,他往往容易認為個人的成功在其他領域也可以復制,從而形成了過度自信的心態。加之看到了其他企業在新領域成功,產生幸存者偏見。這兩種心理因素的結合會使企業家在戰略布局的時候變得好大喜功。當投資轉型與宏觀經濟周期未能充分協同,很容易導致戰略布局失敗。

由于企業家之前的成功,其身邊一定也會像眾星捧月一樣的環繞著一批圈子成員。這些圈子成員在企業戰略布局的時候,往往會縱容企業家甚至不負責任的介紹項目。這是因為圈子成員的利益訴求往往是期望于交易行為的發生,因此會在某些時候鼓動企業家進行盲目的轉型擴張。我們可以看到,部分上市公司的轉型和投資項目失敗甚至是部分投行券商引進參與的,比如說創業板公司金利華電的轉型失敗案例。很多時候,金融機構缺乏實體經濟的運作經驗,并不能保證轉型投資項目的成功率。

民營企業在完成戰略布局之后,一旦為了擴張會需要增加管理崗位。如果企業家不放權,則管理效率低下,機構運作緩慢,但是如果企業家放權,管理權與控制權分離又會產生代理問題;由于目前大量的民營企業依然在企一代手上經營,中國的職業經理人市場尚未形成,對于轉型擴張后的公司管理也有很多問題。甚至會出現管理層與股東之間的矛盾等現象,導致企業失去合力,影響發展。

應對策略

由于民營家族企業在戰略布局的時候容易遇到以上的問題,企業家在防范這類型的風險時也要給予應對策略。

首先,企業家自己需要持續夯實主業,在自己最熟悉的行業內取得競爭的相對優勢,從而持續生存發展;其次,企業家應該適當減少“好大喜功”,“不差錢”等行為,避免自己因為過度自信而在不熟悉的領域進行轉型擴張,減少盲目多元化;第三,企業家在內部需要擁有獨立且高效的盡職調查團隊,從企業自身的視角判斷戰略布局以及轉型擴張的項目是否依據充分,同時企業家要“習慣聽得進去不同意見”;第四,管理好企業內部的經理人,文化上彼此認同,經濟上賞罰有據,減少因為內部管理之間的失和造成發展的受損。

CAFR-凱銀聯合研究實驗室研究助理張茜對本文亦有貢獻



原文鏈接: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84015?adchannelID=&full=y
时时最稳打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