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nance Talk 看不懂年報怎么辦?李峰教授創建“迷霧指數”揭玄機!
發布時間:2017-09-21 瀏覽次數:12239次
文章開始先請大家看一段話,測試下你是否能看懂?

Disclosure Regarding a Security: Any interest collections on the loans remaining after payments of interest on the notes and the company's expenses will be available to cover any losses on the loans that are not covered by the insurance policies.

大家看懂了么?如果你看懂了每個單詞,卻不明白其中的意思,不要沮喪,因為你不是少數!

這段繁瑣難懂的文字來自美國某上市公司的年報!如果翻譯成中文,其大致意思約是:在支付了票據利息和公司費用之后的來自于任何剩余貸款利息收入都可以被用來支付保險沒有覆蓋的任何貸款損失。

其實將其簡化,其大致為:After we pay our expenses and interest on the notes, we will use any remaining funds to cover uninsured losses. 支付了公司費用和票據利息之后,我們將用剩余的基金來支付意外損失。

為什么上市公司要用例句1這種方式來表述年報的內容?

2017年9月14日,在由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SAIF/高金)與藍鯨傳媒聯合舉辦的第六期FinanceTalk公開課上,高金副院長、會計學教授李峰以此為例,向現場近30家主流財經媒體記者介紹怎樣通過大數據和財報分析,用“迷霧指數”揭開企業年報后面的層層玄機。

金融要脫虛向實

李峰教授首先向在場的財經記者解讀了近期的金融工作會議要點。

習總書記提出,金融工作要把握四個原則:第一,回歸本源,服務于經濟社會發展,尤其是要把實體經濟作為金融工作的出發點。第二,優化經濟結構,促進融資便利化,降低投資的成本。第三,強監管,防風險。第四,市場導向,發揮市場在金融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

李峰表示,前兩項原則都跟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相關,“金融業發展一定要‘脫虛向實’,要服務實體經濟,一定要防止金融在體外空轉”。他補充道,在實體經濟當中要更加注重價值投資,這也是今年二級市場的一個主題——價值投資。脫虛向實,很多實體經濟在運作過程當中變成講題材、講故事和炒作。他認為在“向實”過程當中要更加追求價值投資,這是值得鼓勵的,也是監管層的一個風向。

這其中實行有效監管非常重要,對于誤導投資人的上市公司要及時發現,并給予一定懲罰。但怎樣發現這些誤導投資人的上市公司,怎樣挖掘信息披露可能存在問題的公司呢?

對此,李峰教授坦言,大家對企業財報的用處和信息含量等問題爭議很大。業內人士和學者很多都認為年報就是一個形式,原因是每個公司都相似,同一個公司去年跟今年的年報基本內容幾乎一樣,就是稍微換了換數字。此外,現在年報越來越厚,一兩百頁是家常便飯,外國公司年報更是達到三四百頁。不要講普通投資者,專業人員都很難看懂,這也促發了他創建年報“迷霧指數”,給企業年報降維,幫助投資者從年報中發現玄機的動因。

用大數據降維

2004年始,李峰在芝加哥大學期間,通過計算機系統對美國當時上市公司公布的五萬五千份年報進行分析, 重點研究年報的可讀性跟公司經營業績的關系。

相關研究論文“Annual Report Readability, Current Earnings, and Earnings Persistence(年報可讀性,當期盈利與盈利可持續性),一文發表于2008年的” Journal of Accounting and Economics“期刊上。在這篇論文中,他開創性地提出上市公司年報的“迷霧指數”,即借助于計算機做大量文本分析,得出一個企業的盈余質量。

實際上,迷霧指數(The Gunning FOG Index)是由美國教授Robert Gunning于1952年提出,從一個句子的詞數、難度、完整思維的數量和平均句長考量一篇文章的閱讀難度。FOG指數越高,文章越難讀懂。李峰表示,根據迷霧指數估算,《圣經》的迷霧指數為6,《讀者文摘》的迷霧指數為8,美國流行小說的迷霧指數為8-10,《時代周刊》、《新聞周刊》的迷霧指數為10,《泰晤士報》、《衛報》的迷霧指數為14,本論文的迷霧指數為17,但論文的研究對象,即這些上市公司年報的迷霧指數均值是19.39,也即意味著,要讀懂作為研究對象的上市公司年報,需要有19年的教育,或者說有碩士研究生的文憑才能看懂,遠超平常人的閱讀理解能力。

”用機器學習語言提取年報中的特征變量,使用大數據降維,將數百頁的年報轉化為數字,能夠幫助投資者和監管層更有效率地識別潛在問題和風險“,李峰表示。以福特年報為例,該公司2000年年報有113頁,投資人看一遍很痛苦,因為無法判別重點,但對于不知疲倦的機器而言,這項工作不僅十分適合,還能更加細微地抓取關鍵信息。“我們曾寫過一個程序自動分析,在福特2000年的年報中發現該公司對當年的業績表現非常悲觀,對未來現金流很悲觀,對壞賬問題很擔心。雖然花費較多時間做數據庫的組建,但通過機器學習進行評分,最后證明福特2001年業績的確非常差。因此,我們可以通過機器學習算法,發現賣方分析師、資本市場等都還沒有看到的信息。”

以大摩對通用電氣的分析為例。當年,大摩分析師注意到,通用電氣CEO、CFO每季度與賣方分析師和機構投資人開電話會議進行溝通期間,描述中使用“Great”的次數和接下來股價漲跌緊密相關。2002年第三季度電話會議上,通用電氣CEO、CFO大概用了20多次“Great”。如果把這個關鍵詞的出現頻率作為一個基準,大摩分析師統計發現,2005年第二季度,通用公司管理層使用了70多次“Great”,而隨后通用電氣的股價漲幅達37%。但在緊接下來的2006年第三季度,“Great”的出現頻率降到了37次,股價也隨之下跌10%。

另外,再以友邦保險舉例,金融危機發生前的2006年是友邦保險發展最好的時期。年報中有這么一段話,“公司忠實地貫徹了我們的戰略,加上本年度并未有大的災難性事件,這些原因給我們2006年的經營業績帶來很大的助力。在全球范圍內,在我們的所有業務條線中,我們都在充分挖掘成長機會,借助于我們的業務多樣化和矩陣式管理架構來迅速地滿足顧客的需求。”

對此,李峰教授指出,“戰略、業務多樣化、矩陣式管理架構”這些都是年報當中的關鍵詞。這反映出友邦保險2006年的業績非常出色。而到2008年金融危機發生的年份,友邦保險接近倒閉被摘牌,在年報的相同位置,管理層表示:““由于信用市場的持續惡化,尤其是按揭抵押證券市場的惡化,加上正在進行的業務重組成本使得公司在本年度的第四季度產生了創紀錄的虧損,虧損了617億美元(每股虧損22.95美元)。去年(2007)第四季度,本公司虧損53億美元(每股虧損2.08美元)。”李峰進一步稱:“2008年第四季度友邦虧損了617億美元,這是很驚人的數字。為什么會虧?友邦的解釋是,信用市場持續惡化,尤其是住房抵押貸款市場的惡化,加上要進行業務重組帶來了一定的業務虧損,虧損了617億美元,創了記錄。”

這就是通過計算機自動發掘出來的,從2006年和2008年友邦公司財報中所反映出信息披露的巨大差別——“2006年業績好的時候,說是由于我們戰略、多樣化業務、矩陣式管理帶來的,都是管理層把公司做好了。業績不好時沒有提我們戰略不完美,說矩陣式管理失靈,而是說市場不好,所以業績差。也就是干得好是我的問題,干得不好全是別人的問題,這叫自我歸因,這是一個心理學上的概念。其實也說明了年報里面很細小的區別能反映出人性上的特點”,李峰教授笑稱。

其實,早在1933年、1934年美國《證券法》和《證券交易法》即設立了初步模型,1969年發布了“惠特報告”,當時的證監會主席提出了一個信息披露的監管要求。1998年美國證監會提出,信息披露要用英文白話文,要使用大眾看得懂的語言。中國目前也存在這套監管思路。2015年11月,中國證監會制定了一個修訂稿,關于主板和創業板上市公司年度報告信息披露內容與格式準則的修訂稿,要求使用清晰易懂、通俗淺白的語言。

“A股市場有大量散戶,有的公司財報有200頁,其中195頁跟去年一模一樣,作為散戶型投資人往往沒耐心看完。這就給大數據或機器學習分析帶來大量機會。因為機器人可以直接找出來今年跟去年的區別,聚焦于區別信息”,李峰稱。
李峰表示,通過對7000家上市公司年報“迷霧指數”進行排序,注意到,如果業績好的企業年報越容易讀懂,也就是“迷霧指數”指數越低;反之,則難以讀懂。而同一企業如果今年年報比去年難讀,那么今年的業績平均來看比去年要差。

李峰的這項研究,以及他創設的上市公司年報“迷霧指數”,成為美國證監會的監管依據。

前美國證監會主席考克斯曾在2006年斯坦福大學董事培訓班上表示,無論從監管層出發,或他自己的信仰均認為:“迷霧”越重,企業越有可能在隱藏不利的消息,企業變臉的可能越大。考克斯同時表示:““李峰教授的研究表明,年報易于閱讀和理解的公司往往業績更好,而業績不佳的公司則更頻繁地試圖施放煙霧掩蓋事實。李峰教授創造性地提出‘迷霧指數’概念,將年報的復雜性與公司未來的盈利表現聯系起來,而且成功證明了兩者之間的相關性非常明顯。”

在“高金脫口秀”最后,李峰表示:“監管層的大數據加上實時分析、實時監管,是很有意義的事情。他希望自己的這項研究未來在中國也將有用武之地。”

此外,《第一財經周刊》主筆記者朱寶也從媒體角度,從自身從業多年的角度審視年報的體會。她表示,“迷霧指數”對識別財報中潛在的問題十分有用,在判斷一個公司對自己做的東西有沒有信心方面,財報中是可以讀出來的。

朱寶坦言,從財報中可以看出這家公司業績有沒有提升?競爭力如何?被市場淘汰的原因是什么?分析給出的數據合不合理。看資產負債表里面資產負債和所有者權益如何能對等起來?錢從哪來?去向哪兒?投向什么地方?里面都大致可以看到。

現場媒體記者們在提問環節踴躍發言,與李峰教授就監管層和投資者如何使用“迷霧指數”,“迷霧指數”一旦公開后上市公司針對性回避后如何應對等問題展開熱烈討論。


活動日歷
專題活動
时时最稳打法 3d杀码期期准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 情怀南京麻将微信群20 18选7开奖走势图 有坂深雪番号 福建36选7中奖规则 东京热的官网是什么 11选5任五万能1 边锋老友内蒙古麻将下载 北京PK10全天免 武汉按摩实拍 秒速赛车赌博是骗局吗 南昌麻将大七对 福建11选5任选五技巧 米配资 广东11选5爱彩乐